职业关注炮灰攻

一个傲娇喜欢笨蛋的故事(格瑞视角)

格瑞很早之前就察觉到自己对金莫名奇怪的感情了。
明明在登格鲁星就不单金一个孩子,不止金对他示好,但是不管是谁他都能冷漠以待,唯独只有金他无法无视。

明明金都14岁了已是一个少年的身份,但是每次他撒娇拉着自己的手臂让他陪他玩游戏时,无论如何,格瑞都无法真正的、狠心的抛下金去修炼。更多的是,他默默允许着金在旁边看着自己修炼,然后,在回去的路上安静的听着身边的人一直一直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。

那时候格瑞很烦这样的金,毕竟任谁也无法接受一个那么无理取闹硬拉别人陪他玩的人。但是偶尔,格瑞轻轻的在心里强调着,偶尔听那家伙说话,也挺不错的。

也许就因为这样,格瑞养成了一个小小的、对于他本人来讲没什么对于围观群众来讲羡慕莫名的习惯。

那就是,把已经14岁的少年养成了一个孩子。

他不许金和我们去XX探险了——来自登格鲁星居民A的原话。

格瑞他上次不过是看金被矿里的嘟嘟兽(一种很温和类似小兔子的动物)咬了一下手,还是因为金踩到嘟嘟兽才被咬的,格瑞就悄悄的把周围的生物(除了人类)都赶跑了,如果不是我那晚刚好在看到他拿柴刀追杀着嘟嘟兽,我还真不知道那么可爱的动物怎么全不见了。
——来自不肯透露姓名的某B吐槽

其实格瑞是金失散多年的亲哥哥吧?连秋姐都要让金自己洗衣服了,为何集训的时候金只是向格瑞说了一下,那个面瘫就默默把他的衣服都洗了?!不对,为何我哥哥只会把衣服都丢我洗?——来自同校的某C的困惑

面对种种声音目光,格瑞一如既往从来不去理会,而当事人金则毫无自知。毕竟,他是被姐姐秋和格瑞无意识保护着的人。

但是这个世界并不是永远不变的,在秋姐走后的第三年,格瑞得到了有关于父母的死因的消息,前提是去参加凹凸比赛才能取得线索。

几乎是一瞬,格瑞就已在计算着家里去登飞船的时间路程,但当看到小桌子上和某人的合影时,他知道不得不延迟计划了。

………
格瑞临走前的一晚特意煮了一大桌金爱吃的菜肴,看着对面狼吞虎咽的人,他心底悄悄地叹了一口气。

要和他说吗?
不要了吧?
说出口不过是被对方死拽住要一起走罢,说不定还会哭起来,到时自己也会烦恼吧?

收拾好碗筷,哄着对方早早上床睡觉,格瑞就这样愣愣的望着那个因为‘被答应明天会和他玩一整天’的约定而笑着入睡了的孩子。

金明天发现自己不在了大概会闹吧?

把对方踢开的被子往上提了提,他终是没忍住轻轻的捏了捏对方那看起来很好捏的脸颊。

“笨蛋,在这里等我回来啊。”

书桌上的白纸堆了一张又一张,明明就是不擅长言语、冷淡的人,却因为睡熟的人提笔写下了厚厚一叠的生活注意事项录。
1、 每个星期六是垃圾日,把垃圾放家里门口前面的垃圾桶里,会有人收走。
2、 厨房的倒数第二个柜子,里面还有一包面粉,可以拿去给丽特阿姨做面包。
3、 急救箱在家里电视柜下面第一个箱子里。
4、 不要和塔克去矿里探险,危险。
5、 ……..
6、 ….
7、 …

……

从来没觉得时间会过的那么快,恍惚眨了一个眼的速度,天就亮了。
直听到早鸣鸟发出了第二声鸣叫,格瑞知道,时间到了。

把房间里早就收拾好的行李提上,最后看了一眼床上的人,他毅然转身离去。

……..
即使早有所怀疑,但真正参加凹凸比赛后,格瑞才发现原来事实的真相可能远比他当初所想的还要阴暗。
这里,到处充斥了死亡的味道。

轻轻擦拭着裂斩沾染的血迹,很突然的,他又想起了金。

不仅一次,很多次在他面对敌人的时候,他心底深处都隐晦的庆幸着,庆幸着金不在这里,庆幸着这样丑陋的世界不会有机会伤害到金。

如果他在这里,他不能保证他能保护好他。
不知道他现在是不是已经起床了?
那家伙每次起床都会被自己踩到的被子绊倒,真是笨蛋啊。
早餐有好好去前面的包子铺吃吧?就那么近的路他不会又迷路了吧?

这样纠结复杂的情愫一直持续到金突然的降临。

对,降临,或者可以说,是从天而降。

看着金浑身伤痕的扑向自己,格瑞下意识的拦住了对方。

不要靠近我,我很危险。

已经把自己本身作为了一道危险源,格瑞在看到金过来的刹那,理所当然的要把金和‘危险’隔离开。

但是看到嘉德罗斯向金做出了攻击后,格瑞又猛然惊醒。
速度的救下了那个笨蛋一命,听着笨蛋用满不在乎的态度嬉笑着道谢。

格瑞的心,怒了。他甚至想咆哮。
笨蛋!不是叫你在家里等我回去了吗?
笨蛋!谁叫你来的,你知道这里有多危险吗?
笨蛋!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刚才到底有多危险!

努力的假装着冷静,眼看劝回无果,他握紧了烈斩,只想赶快离开金的身边。
他清晰的知道着,这里无数双眼睛正看着他的金,打量着他的金。
就算不舍,他也必须推开他的手。

微微咬唇,不再理会后面的人哇哇大叫,第一次,格瑞真正的拒绝了金满心的邀请。

世事难料,即使格瑞很努力的想撇清和金的关系,让那些危险的人不要过多因为他关注到金,但是直到格瑞发现已晚。

金,被大赛的第一名惦记了。
金,被邪恶的组织盯上了。
金,交到了一群麻烦的朋友了。

每知道一件关于金在大赛里发生的事情,格瑞的心就越发的不安。

金他在这个地方太危险了。
他试着去阻止金不要加入鬼天盟,试着去威胁鬼狐天冲离金远一点,但无果。

然后事情终于发展到了无法挽回的余地,大意的中计,昏迷前格瑞唯一的念头就是,他没保护好他。


【格瑞,格瑞陪我玩】
有熟悉的声音在叫他,他回头,看到了那一抹温暖的金色,微微垂下了眼帘,格瑞听到自己发出了声音。
【不要跟着我】

不要靠近我。
不要接近我!
不要伤害我!!!

他听到了内心深处的呐喊,那种厌烦着、期许着、恐惧着的感情太过于复杂,格瑞想理清又不想理清,只能隐忍着心口传来的阵痛,用冷峻的脸庞去疏离,用清冷的嗓音去拒绝。

【格瑞你什么时候能陪我玩】
【等我清理完这一片区域的魔兽】

他听到自己说出了一个无法预计的期限,然后下一刹,他看到了眼前的光被漆黑所笼罩,带给了他无数个矛盾情感的人变成了另外一个人。

【嘻嘻,现在可以陪我玩了吗?】

面前有着和金一模一样脸容的人,不,该说‘怪物’在对着他嬉笑着。

心脏瞬间剧烈的疼痛,他握紧手中的武器,指向那个陌生又熟悉的人。

【你是谁?把他还给我!】

话一出口,光芒乍现,格瑞惊醒了过来。

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周围,背部强烈的痛感无不提醒着他被鬼狐天冲抓住了的事实,眼睑扫去,金色的发尾顿时吸引了全部的心神。

金,他想喊出来。然而下一秒昏迷的人却醒了过来。

“凯莉!”

熟悉的声音响起却不似平时在第一时间呼唤他的名字,一瞬,格瑞感觉心尖被什么压砸过,不舒服的情绪涌起,明明比这样还要严重的伤势都无法撼动一声的他,在看到那个人的忽视的时候不由自主的,身比心更快一步的违背了意志。

“咳咳”
“格瑞!格瑞你没事吧?!”
“别吵,我没事”

不去看金的表情也能想象那个家伙因为自己着急的模样,唇角的弧度微微的抿着,格瑞绝对不会承认此刻莫名的愉悦。

名叫凯莉的星月魔女比想象中的敏锐,她明显察觉出了格瑞对金不一样的态度,魔女的恶趣味生起,轻松的破坏半空中的牢笼,嘻笑着看着笨蛋的掉落、面瘫的人焦急的救接。

感受着自手心传达的温热,触碰着怀里的柔软,格瑞没理魔女的恶作剧,因为他无法再分以一刻的心去注意无关的外界。

看着金睁开湛蓝的眼眸欣喜的看着自己,格瑞的心,很突然的又不规律的跳动了起来,继而背部所伤传来灼心的痛,痛的他一下松开了手金摔到了地面。
面对友人有点恼怒的指责,格瑞忍住疼保持了一贯的沉默。

接下来的事情远远超出了格瑞的预料,鬼狐天冲竟有复刻的能力,加上百人之力的力量,即使不是受伤他也无法保证百分之百打赢。

“格瑞!”
溢满了担心的呜咽响起,让他的心兀的柔软。

笨蛋,我在。

他想开口安慰吓坏了的人,张口胸腔的淤血喷涌堵住了他的言语。
鬼狐天冲的攻击不断的落下,难言的痛苦在四肢百骸蔓延着,黑暗在逐渐的侵袭,最后落入脑海中的声音是那个笨蛋撕心裂肺的哭泣。

别哭,金。

………
再次清醒过来,格瑞明显感觉到战斗结束了,凹凸大赛的阴谋在丹尼尔的解说下渐渐揭开了帷幕,不过这些都无关紧要。

强忍着疼痛站起,格瑞四处寻找着橙金的身影,终于在明显经过了一场激战的中心看到了倒下的人。

一瞬呼吸骤停止,他小心翼翼的靠近着,世界好像也在此刻安静了下来。

努力的伸手去触碰不动的人,他发出的声音第一次带上了明显的感情色彩。

“金..”

没人回应。

铺天的恐惧刹那吞噬着心脏、神智,他尝试着几次想抱起躺地的人,但他的手在颤抖着,他的腿在颤抖着,他的心也颤抖着,

终于他抱住了想要的人,察觉到对方清浅的呼吸声,那种绝望到窒息的感觉才缓缓消失。

“笨蛋,别让我担心啊。”

他小声地抱怨着,怀里的人似听到了叫唤,鼻音浓厚的答应着继而更紧的埋进温暖的怀中。

“嗯,格瑞陪我玩。

心脏突然开了花,世界瞬间变的温暖明亮。

格瑞轻轻的摸了摸毛躁躁的金发。

“嗯。”

声音轻柔如风,格瑞他还没发现,即使脸无表情,但是在他紫兰色的眼眸里,溢满的都是暖暖的深情。

……..

=======分割线=====================
突然想起答应了一个小天使要写文的就断断续续写了,@眼圈辣鸡到没法画画 哈哈哈好久没写文了找不到感觉,将就看吧(果然甜文渣虐文渣)